游族网络总裁陈芳:二次元产品并不是单纯靠高价堆砌画师和声优

看一下手游在中国上线的日期,距离《权游》电视剧播出已经过去一段时间,按照行业内的说法,就是错过了影游联动的最佳时机。不过陈芳表示,没有在剧热播期间推出手游这一点,谈不上遗憾。

“顶级的IP不是看它有多少粉丝、多少关注和多少点击率,这是一种流量型产品的思考方式。”陈芳认为,好的IP不应该是流量型的,游戏是这个IP的一部分,“我们对顶级IP看重的是影响力,所以是不是与电视剧播出同步上线,我觉得关系度并没有那么大。如果照你这么说的话,那游族的代表手游《少年三国志》在罗贯中推出这本书的时候就应该上了”。

当每经记者问到《权游》手游上线有没有达到游族和华纳的预期时,陈芳笑着表示,“阶段性成绩大家是可以庆祝一下的”。不过陈芳也坦言,远没有到为这款游戏下一个结论的时候,接下来在国内包括全球业务的开展,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”。考虑到SLG产品长生命周期的特性,其后续长期表现更值得期待。

根据国金证券预测,《权游》手游巅峰期月流水能达到4亿元,年化流水将超过20亿。《权游》手游在国内是腾讯独代,而海外业务,将由游族自己负责发行以及运营。不过,每经记者也注意到,《权游》的IP游戏矩阵并非只有手游,早在今年3月份,由华纳兄弟互动娱乐通过HBO许可下正式授权,游族网络研发、发行的《GameofThronesWinterisComing》已启动海外公测,多次获得Facebook全球推荐,预估流水可达千万美元规模。

《权游》手游是一款SLG游戏(策略游戏),在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里,中国并非SLG的主场,更多人会认为出海做SLG更有优势。那么《权游》手游首选中国发行,是否会影响后续的成绩?

“中国出海的游戏厂商凭借SLG在海外获得了很好的成绩,实际上真正的数据,中国在2018年其实是全球SLG的第一大市场。”陈芳表示,SLG这个品类首先市场大,其次市场增速从细分领域来看过去两年比其他品类增长更快。

今年cj现场,游族的展台,除了《权游》以外,《山海镜花》展区也吸引了大批粉丝。《山海镜花》是游族网络自主研发的首款二次元手游。不过从目前行业现状来看,类似画风的国风游戏也不少,游族的《山海镜花》的立足之本在哪里?陈芳表示,“看多了你越会觉察,不是说上线以后再花多少广告费去宣传、去买量,我们其实把大量的费用投入在前期产品制作中,请知名的画家用非常大的精力去做每一张卡,包括配乐、整个的PV都有很大的成本投入。当然,二次元产品并不是单纯的高价堆砌画师、声优、故事就可以让角色被核心圈层用户所认可,同时还需要对每一个角色进行体系化的梳理、差异化的塑造、细致化的考据,用较真儿的态度做好“人设”。”每经记者了解到,前不久中文配音工作刚刚结束,阿杰、山新、夏磊、宝木中阳、姜广涛等国内知名声优参与。

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“中国出海难在立项与发行”

从2018年至今,游戏行业经历了巨大的调整期。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《2019中国游戏产业半年度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上半年,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63.1亿元,用户规模约为5.54亿人。从数据上看,游戏行业有回暖之势。

不过对于很多倒闭的公司而言,无疑仍是寒冬。对于寒冬论,游戏从业经验十七年的陈芳认为,这种寒更多是来自于用户的增长红利消失以后,相对来讲门槛比较低的、短平快的项目失去竞争力以后,日子没那么好混了。

“但对于本身就不想混日子的这些厂商、开发者、从业者来说是一个好事,驱逐劣币,对良币是好事。这是相对劣币而言的寒冬,是对良币的暖春。”陈芳表示。

从今年ChinaJoy现场也可以看出来,大厂在调整期普遍适应较好。但这并不意味着竞争激烈程度下降,相反,未来的游戏行业,更多是拼精品“刺刀”的时代。从行业趋势来看,出海是厂商需要走稳的另一条路。

游族出海很早,从成立第二年就开始做海外,当时国内完美、盛大(后更名为盛趣)等端游公司已经完成了资本化运作,游族凭借页游在夹缝中开辟了一个蓝海市场,随后很快转型手游、做海外。去年,游族海外营收8.44亿元,占营业收入比重51.49%。陈芳告诉记者,游族网络在海外的打法更多专注于区域市场,针对当地市场的特征,去做机型适配、产品调优,并根据当地用户特点进行本地化推广。“我们在全球有将近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当地有研发、有发行、推广团队,有分公司,也招当地的员工来做。”

但是出海这件事,并不容易,虽然渠道简单,但是对于中国游戏公司来说,出海依然面临着不少难题。陈芳则表示,出海比较难的环节一是立项,要做广泛区域性的调研;另外还要有对未来趋势的预判。其次则是发行难,“对不同圈层文化的人到底有没有非常深刻的认知。”陈芳认为,出海门槛不低,仓促出海未必能够达到想要的结果。

每日经济新闻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. 必需的地方已做标记 *